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 >> 文章正文
河北省深州市土地承包合同记载面积不准纠纷案上诉状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被告):刘某亮,男,汉族,1968年8月28日出生,身份证号码:133025196808286017,住河北省深州市东安庄乡石槽位村999号。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
深州市东安庄乡石槽位村村民委员会,住所地深州市东安庄乡石槽位村,代码A1463953-7。

  上诉人刘某亮与被上诉人深州市东安庄乡石槽位村村民委员会(下称石槽位村)因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2018)冀1182民初2830号民事判决,特提起上诉。

                                                                     上诉请求
  
一、撤销河北省深州市人民法院(2018)冀1182民初2830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石槽位村的一审起诉或驳回石槽位村的一审诉讼请求;

  三、本案的一、二审诉讼费用由石槽位村负担。

                                                                      上诉理由
  
一、石槽位村不是本案一审适格原告。
  
石槽位村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本案一审适格原告,解决石槽位村一审原告资格适格的问题,其实就是解决案涉土地是属于石槽位村集体所有,还是属于上诉人所在的石槽位村第4 村民小组所有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不属于人民法院司法管辖范畴。理由如下:

  1石槽位村虽然是土地承包合同的发包方,但并不表明案涉土地就是石槽位村所有的集体土地。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
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发包。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发包的,不得改变村内各集体经济组织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所有权。
  2、上诉人认为案涉土地依法应属于石槽位村第4村民小组所有。
  村民小组由原生产队演变而来,村民小组是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基本主体。

 石槽位村共有9个村民小组,上诉人是石槽位村第4村民小组村民,根据法律规定,案涉土地属于石槽位村第4村民小组所有。
 《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第二十一第一款规定:“生产队范围内的土地,都归生产队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十条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已经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经营、管理;已经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乡(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经营、管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条规定:“对于集体所有的土地和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依照下列规定行使所有权:

 (一)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

 (二)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

 (三)属于乡镇农民集体所有的,由乡镇集体经济组织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编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六十条第(二)项作出如下释义:“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内各该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代表集体行使所有权。这里‘分别属于村内两个以上农民集体所有’主要是指该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在改革开放以前就分别属于两个以上的生产队,现在其土地和其他财产仍然分别属于相当于原生产队的各该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小组农民集体所有。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村民委员会可以根据居住地划分若干个村民小组。目前,全国大多数农村地区在原来的生产大队一级设立村委会,在原来的生产队一级设立村民小组。土地管理法和农村土地承包法都赋予村民小组对集体土地等财产经营、管理的职能。本条也作了类似的规定。根据上述规定,如果村内有集体经济组织的,就由村内的集体经济组织行使所有权;如果没有村内的集体经济组织,则由村民小组来行使。”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村民小组是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的基本主体,石槽位村虽然作为发包方发包土地,根据法律规定案涉土地是石槽位村第4村民小组所有的集体土地,并不是石槽位村所有的集体土地。

  3、因石槽位村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是案涉土地所有权人,故石槽位村不具备一审原告资格,石槽位村如主张其有原告资格,则应依法先确定案涉土地权属,而确定土地权属是人民政府的法定职权。

  二、一审判决对证据认证错误,认定事实错误,审判程序违法。

  1、关于石槽位村提交的证据5《二轮土地丈量清单》。
  
石槽位村提交证据5《二轮土地丈量清单》,该清单根本从内容上根本看不出是否为土地丈量清单,将随便找来的来源不明的便条认定为《二轮土地丈量清单》完全是一审法院根据石槽位村的单方说法牵强附会上去的。

  2、关于一审法院的《调查笔录》。

  一审法院制作《调查笔录》程序违法,《调查笔录》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理由如下:

  ①“谁主张、谁举证”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石槽位村如果需要证人对相关事实进行证明,应当在举证期限内向法院申请证人到庭作证,而不是申请法院庭前进行调查制作调查笔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对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条件进行了明确规定,石槽位村申请法院直接收集制作证人证言,不符合申请法院调查收集证据的条件,法院也无权根据石槽位村的申请调取制作证人证言。
  ②一审判决认为其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是社会调查,可以对几个人同时进行,甚至可以通过开听证会的形式进行,违反法律规定,也有悖基本法理。

  法院审理案件不是社会调查,应严格按照民事诉讼程序和民事诉讼证据规则的相关规定进行,证人应当单独作证,询问证人应单独进行,是最基本的民事诉讼证据规则。

  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一审审判人员以当庭宣读《调查笔录》的方式代替证人到庭作证,严重违法。

  综上,一审判决认为石槽位村提供证据5与《调查笔录》相互印证的认证完全错误,完全是一审审判人员的主观臆断、完全是牵强附会,完全是一审审判人员对违法证据的违法认证。

   3、关于一审判决认定1994年石槽位村1994年对9个生产队的村民承包的责任田进行了一次调整,人均耕地1.73亩;第二轮承包是在原来家庭承包的“责任田”经历史演变后承包实际耕种的地块基础上顺延,不包括“其他形式”承包的土地【见一审判决第5页第1行至第2行,第10行至第13行】。

  一审判决对上述事实的认定没有依据。

  二轮承包与一轮承包在法律上是两个独立承包关系,需要单独签署承包合同。石槽位村与上诉人父亲刘德高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书》、深州市人民政府向上诉人父亲刘德高颁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清楚明确地对上诉人家庭二轮承包的家庭承包地情况进行了记载。

  根据证据认证规则,《土地承包合同书》属于书证,《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属于公文书证,其证明力大于证人证言。一审判决妄图以违法制作的《调查笔录》推翻《土地承包合同书》、《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对承包合同关系的确认,严重违背证据认证规则。

  4、一审判决认定事实违背基本常识、基本逻辑。

  一审判决认定:“二轮土地承包合同明确记载被告家庭承包地为13.81亩,故将涉案土地‘村西地’2.5亩填在了被告家庭承包合同书上,因四至未改仍未原来的四至,造成实为13亩多的土地,被告家庭按2.5亩耕种至今。”【见一审判决第5页第19行至第22行】

  上诉人家庭的二轮承包地由“公墓地”“枣科道南”“村西地”组成,13.81亩是三块地面积的合计;并不是先有13.81亩,再将“村西地”填到承包合同书上,而是先有“公墓地”“枣科道南”“村西地”这三块二轮承包地,再有三块地面积的合计。
   一审审判人员为了达到枉法裁判的目的,对填写合同时的情况进行随意猜测,违背基本常识、违反基本逻辑。

  5、一审判决认定“误填”、“未经民事议定程序”没有依据,也有悖基本常识。

  一审判决在“本院认为”部分认定“1999年1月1日二轮承包填证时,未经村民代表会议决议,由村工作人员填到了被告家庭承包合同书之上,并将实为13亩多的土地写成‘2.5亩’。这种‘误填’行为属于违反村民组织法的规定,严重损害了该村广大村民的公共利益,不是原告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属于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属于无效合同的情形……”【见一审判决第6页第18行至第23行】。

  石槽位村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相关规定管理本村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基于其法律地位,石槽位村在二轮承包时,应保证其签订的所有二轮承包合同符合民主议定程序确定的承包方案,此为基于诚实信用原则而应负担的缔约义务【上诉人的前述观点不表示上诉人认可案涉土地属于石槽位村所有】。

  1999年1月1日石槽位村与上诉人父亲刘德高签订了二轮承包合同书后,将上诉人家庭二轮承包合同等材料上报至深州市东安庄乡人民政府,经深州市东安庄乡人民政府初审后,上报至深州市人民政府颁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
  经过“村签订承包合同”、“乡政府初步审核”、“市政府再次审核”三道程序确认的上诉人家庭的二轮承包合同,应确认其符合当时石槽位村或石槽位村4组的承包方案。

  上诉人家庭在签订二轮土地承包合同后,按照二轮承包合同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记载的三块承包地缴纳村提留、乡统筹等上交款,缴纳农业税,领取粮食补贴,石槽位村对上诉人家庭二轮承包地的情况一直是知情的,认可的,快20年过去了,村民委员会换届后的石槽位村称是“误填”,并在未提供任何有效证据的情况下,以未经民主议定程序为由主张合同无效,与基本事实不符,也有违诚信原则。

  三、关于上诉人一审代理人一审程序中提交的《农业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中农办、国务院法制办、国家档案局关于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试点工作的意见》(农经发【2011】2号)等规范性文件的问题。

  上诉人一审诉讼代理人提交的上述规范性文件,是要说明“地块不实”、“四至不清”、“面积不准”等问题是我国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是由于特殊历史条件的限制造成。
  上诉人家庭的二轮家庭承包地中三块土地四至都是清楚的,但都存在面积不准的问题。根据党中央、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及国家相关部委的要求,
对农村土地已经承包到户的,都要确权到户到地;属于原承包地块四至范围内的,应确权给原承包农户。

  这些规范性文件进一步证明、说明,上诉人家庭对《土地承包合同书》、《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中“四至清楚”的土地享有合法的承包经营权。

  四、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1、《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一审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作为确定2017年10月1日前签订的合同的效力,适用法律错误。

  2、1999年1月1日上诉人父亲刘德高与石槽位村签订二轮土地承包合同时施行的是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9号颁布),该法的第二十四条的内容为:“村民委员会决定问题,采取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村民委员会进行工作,应当坚持群众路线,充分发扬民主,认真听取不同意见,坚持说服教育,不得强迫命令,不得打击报复。”而该法条的内容,似与本案没有关联。

  3、一审判决适用法律中还有“相关法律解释”内容,上诉人认为,人民法院判决的依据必须明确,一审判决以“相关法律解释”作为判决的依据,适用法律错误。

 五、一审判决就是一审审判人员枉法裁判的结果。

 1、一审判决在第3页倒数第1行至倒数第2行及第4页第1行至第2行称:“本院组织当事人到涉案现场,对涉案土地的位置、四至和大概长宽进行了确认,涉案土地东西长87米、南北长100米,和13.06亩,东至五队地(现为停车场)西至四队根卿地、南至道(豆腐营地),北至307国道。”

  人民法院并非专业测量机构,如果案情需要进行测量,应根据相关规定,委托专业测量机构进行测量,作出测量意见或报告可以作为证据提交人民法院。

  一审审判人员直接进行测量,且测量结果未经开庭出示,经当庭质证,即把测量结果在判决书进行阐述,一审审判人员的作为严重违反民事诉讼法律的规定。

  2、一审审判人员违法进行调查。

(见本《民事上诉状》第二(2)条,不再赘述)。

  3、一审审判人员庭后接受石槽位村递交材料。庭后提交材料,未经当庭出示和质证,应当视为没有提交,但一审审判人员对石槽位村庭后提交的材料也在判决书中给予阐述。
 4、一审判决结果是一审审判人员为偏袒石槽位村选择性裁判的结果。
  确定上诉人家庭二轮承包地的合同内容有两部分:“面积”、“座落四至”。
  上诉人家庭二轮承包的三块土地均存在面积不准的问题。
  一审审判人员对承包合同的效力进行评判,应综合考虑承包合同的全部内容,对合同内容不能有所偏废,但一审审判人员只对特殊历史条件限制造成的“面积不准”问题进行了评判,并对该内容作出了有利于对石槽位村的解释;对于可以准确界定上诉人家庭承包地范围的、合法有效的“座落四至”的内容,一审审判人员视而不见,不作任何解释、阐述,这充分说明一审审判人员根本不是站在公正角度对案件事实进行评判。

  综上,上诉人认为,上诉人家庭对《土地承包合同书》、《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记载的四至明确的“村西地”享有合法的承包经营权;一审判决对证据的认证错误,对事实的认定错误,审判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审判人员涉嫌民事枉法裁判,一审判决结果也与中央依法保障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维护农村土地承包关系稳定的政策相悖,严重破坏了农村的和谐稳定;为维护上诉人家庭的合法权益,特提起上诉,请上级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此致
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刘某亮

 

                      2019年 6 月 10 日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
·国发[2004]28号文件对征..
·国家征收土地补偿、安置..
·土地权属争议解决程序及..
·国家征收土地的法律适用
·集体土地的征收程序
·土地补偿费如何分配?
·征收土地补偿、安置方案..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
·什么是农用地转用?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